死兒復生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久久视热频在线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4

乾隆年間,廣西容州有個姓李的通判(官名,正六品,輔助知府政務),傢中非常富有,可謂珍寶山集,富甲一方。古人雲“飽暖思淫欲”,既然有瞭錢,那色自然也是萬萬不能缺的。他一口氣娶瞭七個老婆,坐享齊人之福,每日晚上縱情於聲色間,那是夜夜新郎從不虛度。可惜因為過度縱欲享樂,年級輕輕就耗盡精血得病不治而亡,死的時候隻有二十七歲。他這撒手一去,七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都成瞭寡婦,個個哭的是梨花帶雨死去活來。

李傢有一個忠心耿耿的老仆姓朱,從小看著李通判長大,所以對這個少主人有很深厚的感情,此時白發人送黑發人,心中也很是悲痛,這幾日跑前跑後操持後事,先是將傢主停屍守靈,接著又和七個老婆一起設瞭靈位,每日早晚焚香燒紙誠心拜祭。

有一天清晨,李傢門口忽然來瞭一個道士,這道士生得鼠目鷹鼻,方眉闊嘴,穿著普普通通,手中還拿著一個功德簿。朱老伯一看便知是來上門化募的,當即對道士大聲說道:“我傢主人早早過世瞭,現在正忙著祭奠,沒時間佈施。”說完就準備轉身進去。

此時道士卻微微一笑說道:“你想不想讓你傢主人復生?若是想的話,我能做法讓他還魂。”朱老伯一聽不覺大感詫異,可他轉念一想,如今這裝神弄鬼的和尚道士太多瞭,恐怕是化緣不成來騙錢的,於是也沒有搭理他,轉身便準備回去。道士見狀又說道:“此時身亡不過三天,錯過時機可莫要後悔啊。”朱老伯聽罷此言心中不由一動,待他轉身看去,隻見道士仍然站在門口,手撫胡須似笑非笑的正盯著他。

他心中猶豫瞭片刻,仍是決定先回去告訴七位夫人之後再做定奪。等回去向七位夫人稟告之後,她們均是又驚又疑,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討論瞭一番,最後決定先出去看看再說。待得七位夫人和朱老伯出門一看,卻發現門口空空如也,哪有道士的半分蹤影?夫人們都覺得此事非常奇怪,想著莫非剛才是遇見瞭真仙不成,於是紛紛怪罪朱老伯,認為是他怠慢瞭神仙,將神仙氣走瞭,朱老伯見此情形心中也很沮喪,好幾天都為此自責不已。

這一日他上街去買東西,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遠遠看見一個道士走在自己前面,背影卻有點似曾相識,有點像前幾天那個神仙道士,想到這裡他急忙快走幾步趕上前去,一看正是那個老道。朱老伯又驚又喜,一把抓住道士的衣襟說道:“道長,我可算找到你瞭。還望你恕我那天怠慢之罪,請道長發慈悲心讓我傢主人還魂才是。”道士一見是他便笑著對他說道:“以前貧道所說你不相信,怎麼現在卻又信瞭?這復生之術哪有這麼簡單啊。”朱老伯也不多言,唯有拉著道士的衣袖苦苦哀求不已。

道士見狀對他道:“看你如此心誠,貧道也就勉為其難瞭。”朱老伯一聽他答應瞭,心中不由大喜,急忙請他現在就到傢中作法。可道士隨即又皺起眉頭道:“先前不是貧道不肯讓你傢主人復活。按陰間慣例,死人要想還陽,須得有人替代才行,我擔心你傢無人願意代替,所以當時我才離開瞭。”郭老伯一聽此言也很驚詫,低頭尋思道若果真如此的話確是一件難事,那要先回去和各位夫人商量一下再說,於是抬頭對道士說道:“既是如此,還請道長先隨我回去,免得諸位夫人不信。”道士聽罷也點頭應允瞭,於是兩人一前一後回到瞭李宅。

傢中的七位夫人一見活神仙來瞭,都非常高興,頃刻間一擁而上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停,待得後來聽說要主人還陽需有人替代,七位夫人馬上鴉雀無聲,彼此面面相覷,不再說一句話。朱老伯眼看此景心中很是難過,想當初少主人年紀輕輕就撒手西去,這七位夫人個個哭得死去活來,有幾個還嚷著要隨之一起去,沒想到此刻要讓少主人復生卻連個願意替死之人都找不到,平日的恩愛萬般由此看來隻不過是一句空話而已。他又轉念一想,反正我年齡大瞭也活不瞭多少年,還不如我替主人去死算瞭。

想到這他大聲對七個夫人說道:“諸位夫人都還很年輕,而老奴卻已經年齡大瞭,也算是活夠瞭,可謂死不足惜,所以老奴願意替代主人。”說畢轉頭又問道士:“像老奴這樣的你看可以嗎?”道士將他上下打量一番後說道:“你若能不後悔不害怕就可以。”朱老伯聽罷斬釘截鐵道:“能!”道士見狀點點頭道:“貧道念你一片誠心就答應瞭你,現在你可以回傢和你的諸位親友告別,等三天後貧道再來做法,七天後事就可以成瞭。”

七位夫人聽得朱老伯願意代死,紛紛松瞭一口氣,感激之餘又賞賜給他很多銀子,讓他拿去盡情用,這幾天該吃的吃,該喝的喝,好好享受一下。朱老伯推辭不過,隻好暫且收下瞭,他本無妻無子,孤身一人,也沒有什麼掛念的。5aigushi.com隨後這兩天,他就去自己的親友傢,先如實告訴他們緣故,然後和他們一一作別。這些親友聽說此事後有偷偷笑他傻的,有敬佩他忠義的,也有可憐他要死的,更有以為他開玩笑而不相信的。待得第三天,這最後一傢親友已告別完畢,於是朱老伯準備回去。路經關聖廟的時候,因為他素來信奉關帝,所以便進去最後一次祈拜,順便想將身上的銀兩也全部供奉出去。

一進廟門朱老伯先虔誠的上瞭三柱香,然後在關帝像前跪下,一邊磕頭一邊在心中默默禱告:“老奴願代少主去死,求關聖帝顯靈,放回傢主的魂魄。”頭還沒磕完,突然見一個赤腳莽和尚不知從哪鉆瞭出來,站在神像前對他大喝一聲道:“我看你滿面妖氣,已經大禍臨頭尚不自知。此刻唯有我能救你,但卻千萬不要告訴別人。”說完就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扔在瞭地下。郭老伯低頭一看,原來是一個佈包,此時又聽和尚道:“非緊要關頭千萬不可打開。”朱老伯聞聽大驚,正想問個究竟,可抬頭一看,卻發現這和尚已經不見蹤影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