鏟地皮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久久视热频在线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4

    劉亦守喜歡收藏,平時眼勤腳勤,有工夫就跑偏僻鄉下,專門去"淘"自己喜歡的寶貝,俗話把這叫"鏟地皮".數十年來,靠著這鏟地皮的辦法,劉亦守陸陸續續搜集到瞭三百多件藏品,其中尤以價值七位數的金胎紫銅香爐為最。漸漸的,他在圈子裡有瞭名氣。
    這天,劉亦守和往常一樣,吃罷早飯就甩腿去古玩市場,在那裡轉悠。轉到一個拐角處時,突然發現那裡的地攤上有一塊青玉令牌,這玩意兒是自己藏品中沒有的,於是便蹲下身來細看。
    這是一塊民國時候由某省都督簽署的一筆上億資產的解凍令牌。按說民國時候的東西收藏價值應該不是很大,但既然能補自己傢中藏品的空缺,為何不買下它呢?於是劉亦守便和鋪主討價還價起來,最後居然"殺"到原價的三折,以150元錢成瞭交。
    付瞭錢,拿過令牌,劉亦守一邊悠悠地繼續在市場裡轉,一邊不時得意地停下步子,端詳手裡新覓來的東西,周圍人都以為他得瞭什麼寶貝,紛紛擁過來看。有個年輕人也上來湊熱鬧,誰知隻一瞥,就頓時大驚失色道:"先生,您這塊令牌賣多少錢?您開個價,賣給我吧!"
    劉亦守抬頭一打量,這個年輕人三十來歲年紀,一臉斯文樣,不禁笑道:"小夥子,東西自然是喜歡瞭才買下來的,怎麼能轉手就賣瞭呢?我不賣的!"說完,他就把青玉令牌揣進懷裡,甩開大步朝市場外走去。那年輕人不死心,跟在後面一路追著說:"先生,您就開個價嘛,出多少錢我都願意買啊!"
    劉亦守原本買下令牌隻是給自己補個收藏的空缺,現在被小青年這麼一追,心裡不由打起瞭"格愣":莫非這令牌有什麼來頭?那就更不能輕易賣瞭。他收住腳,回頭對年輕人說:"你死瞭這條心吧,我說過不賣就不賣,別纏著我好不好?"年輕人還是不肯停步。
    街邊正是一傢茶館,年輕人對劉亦守說:"先生,您能不能賞臉進去小坐片刻,讓我給您說說我為什麼非要買您手裡這塊令牌的理由,好嗎?"劉亦守看他的神情,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心想:也罷,就是不賣給他,聽聽關於這塊令牌的來由,總也沒有什麼不好啊!於是就跟著年輕人進瞭茶館。
    年輕人要瞭兩杯龍井,和劉亦守面對面地坐下來,一邊品茶一邊就開始講述起來。其實,關於這塊令牌的來由並不復雜,這年輕人姓華,叫華為,華為的曾祖父當年就是這個都督手下一個師的師長,很得都督的賞識,後來有一天,都督私下裡交給華師長這塊青玉令牌,讓他去國庫提款,孰料返回途中,華師長手下一個軍官竟監守自盜,深夜帶人竊取令牌和錢款悉數潛逃,於是後來眾人都說,是華師長故意偽造都督的令牌去國庫提款。華師長蒙受如此不白之冤,隻好飲恨自盡……
    華為講完緣由,神情凝重地對劉亦守說:"先生,這塊令牌對您的收藏來說也許無關緊要,可對我們華傢來說,它的意義就不同瞭。三年前我大學畢業,好不容易在省城開起瞭一傢規模不小的公司,自從手裡有瞭點錢,我就發誓,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到當年的這塊令牌,一定要還我曾祖父一個清白。"說到這裡,華為打開隨身提包,拿出一張支票,"刷刷刷"填瞭一個數字,簽上瞭自己的大名,然後把它推到劉亦守的面前。
    劉亦守一看,愣住瞭:支票上的數字是"6"後面加4個"0",整整有60000!
    華為笑笑,說:"這筆錢我是早就準備好瞭的,我做過古玩市場的調查,這種青玉令牌最多不會超過1000元,今天是天老爺讓我撞見瞭您,我用60倍的價買下它,我想您應該不會吃虧瞭吧?"
    劉亦守聽瞭華為的述說,想想自己半天不到的時間,150元居然變成瞭60000元,這是哪世修來的發財緣分哪!何況這令牌也不是什麼真正值錢的東西,這種賺錢的機會誰也不會放棄。於是他嘴裡客氣幾句,就收下瞭支票,然後把揣在懷裡的青玉令牌拿出來,給瞭華為。
    有瞭這樣的機緣,從此劉亦守就主動和華為交起瞭朋友,常常請華為到傢裡作客,給他看自己的藏品,總想什麼時候再能從這個有錢人手裡討得便宜。華為呢,也好像漸漸對收藏有瞭興趣,劉亦守每給他看一樣藏品,他都贊嘆不已,拿在手裡輕輕地撫摩著,顯出愛不釋手的樣子。每每這種時候,劉亦守就得意得心裡要發狂,忍不住給華為一一介紹自己是怎麼"鏟地皮"把這些寶貝給"鏟"回來的。有一天,劉亦守終於把自己的藏品之最金胎紫銅香爐也拿出來給華為看,華為竟驚羨地叫出聲來:"這麼貴重的東西你也能鏟地皮鏟回來啊?"劉亦守"嘿嘿"一聲道:"不瞞你說,這是我去宜興鄉下鏟地皮的時候,從一個老太婆手裡買來的,你猜我花瞭多少錢?才3000元哪!鏟地皮嘛,就是要去鏟的啊!"
    時間長瞭,兩人的交情一日深似一日。這一天,華為到劉亦守傢裡來的時候,帶瞭一件明萬歷款的青花龍紋瓷罐過來,請劉亦守幫著鑒賞。華為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這個瓷罐其實是乾隆時期的仿品,是我那年去倫敦考察時,在一個古董商那裡買的,當時因為實在喜歡,手裡也正好有點錢,所以就花30000英鎊買瞭下來。但因為不是真品,所以一直沒好意思拿給人傢看,也更不敢向先生提起。現在既然和先生熟瞭,想來請先生看看也無妨。"
    劉亦守接過華為手裡的青花龍紋瓷罐,細細打量起來,他越看越發覺手中這個瓷罐其實是真正的萬歷貨,這是一種未載入官方造冊的珍貴禮器,起碼值1000萬!他心裡激動得"怦怦"直跳,反復撫摩,斷定是華為和那個英國古董商看走瞭眼。
    華為看劉亦守這麼神情專註的樣子,好像更加不好意思瞭,說:"真是難為情,我這東西和您的金胎紫銅香爐沒法比啊!"
    看著華為滿臉流露出的羨慕神色,劉亦守想到瞭一步妙棋。他朝華為微微一笑,說:"小夥子,你也別小瞧瞭你的這個瓷罐哪,雖說是仿品,但做工精良,幾乎能以假亂真,我看這東西起碼也值個80萬。"
    "啊?能值這麼多?"華為簡直不敢相信。
    劉亦守肯定地點點頭:"據我所知,這類精仿品存世量非常稀罕,所以升值是早晚的事,說不定數年後會暴漲到和金胎紫銅香爐一樣的價錢。"
    "真的?"此話出自劉亦守之口,華為驚喜萬分,"那我就用這個瓷罐和先生交換香爐瞭呵!"
    一聽此言,劉亦守心跳立馬加速起來,他緊鎖眉頭,在廳裡來回踱著步。華為頓時後悔不已,吐吐舌頭說:"冒昧瞭,先生,我隻是給您開個玩笑,您千萬別當真……"
    "不不不!"劉亦守站停下來,"我……可以考慮和你交換。"
    "您說什麼?"華為疑惑著問,"先生,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絕沒有真要和您交換的意思啊!"
    劉亦守沉思著說:"對我而言,香爐是至寶,對你而言,這個瓷罐同樣是至寶。我的藏品雖說五花八門,什麼都有,但從內心來說,其實我更喜歡收藏的是瓷器,因為我覺得瓷器最能反映我們民族極其精湛的制作技藝,你看,連高仿品都做得這麼逼真,所以我樂意和你交換。"
    如此出乎意料的結果,華為驚喜的程度可想而知。不過,他還是有點不放心:"先生,您真拿定主意要和我換?"
    "那還有什麼假的!收藏嘛,本來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就圖個開心嘛!"
    於是,華為驚喜萬分地捧著金胎紫銅香爐走瞭;而劉亦守呢,喜悅的程度絕不亞於華為,因為他心裡十分清楚,自己用金胎紫銅香爐換來的,是一件真正的萬歷貨啊!
    但奇怪的是,就此以後,華為就再沒有來登過劉亦守的傢門。起初劉亦守還以為是他怕自己反悔,故意躲著,可打電話過去老是沒人接,就覺得挺納悶。這天,郵遞員送來一封信,劉亦守接過來一看,是華為寄來的,他一邊拆信一邊嘀咕:"這小子,什麼事情電話裡不好說,還搞得這麼復雜?"
    等打開信,一看內容,劉亦守頓時臉色灰白!
    華為在信裡這樣寫道:劉亦守,我今天是要告訴你,我不叫華為,我講的故事是假的。你告訴我你在宜興鏟地皮,隻花3000元就從一個老太婆手裡買到瞭那個金胎紫銅香爐。你知道嗎,你說的那個老太婆,恰恰就是我奶奶!當時你看傢中隻有我奶奶一個人,就連哄帶騙硬把我們傳傢之寶搶走,你用瞭什麼手法,我後來從爺爺那裡都聽說瞭,我爺爺從此一病不起,半年後就撒手人寰。為這事,我奶奶一直覺得對不起全傢,抑鬱到現在……
    如今,我拿回瞭本就屬於我們傢的東西,我想這不算過分吧?至於那塊青玉令牌,我為什麼要付給你這麼多錢,現在你應該明白瞭吧!至於那個青花龍紋瓷罐,你可以把它放到水盆裡浸泡一下,這樣就會知道它到底是個什麼貨,要不要繼續收藏,這當然得由你自己來決定瞭。也許,你會問我是怎麼找到你的,我想細節就沒有必要在這裡一一說瞭,隻想告訴你的是,我在大學裡學的就是考古專業,課餘時候,我還是我們學校話劇團的團長……
    劉亦守恨恨地看罷信,沮喪地從櫥裡捧出那隻用金胎紫銅香爐換來的瓷罐,盯著它愣愣地呆瞭半晌。隨後,他不甘心地走進廚房,小心翼翼地把瓷罐浸入水中,結果真看到瞭令他恐怖的一幕:瓷罐的罐底接觸水之後沒多久,就慢慢開始褪色,最後整塊所謂的瓷片就剝落下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劉亦守軟癱在地上,失魂落魄地叫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