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民間故事之畫龍點睛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久视热频在线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_久久视热频这里只精品4
這個故事發生在清朝乾隆年間。

  這天,揚州城來瞭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年輕人,年輕人身上除瞭一支古色古香的毛筆,再無其他東西。

  年輕人在市集擺瞭一個畫攤,以賣畫為生,他畫的全是花鳥魚蟲,珍禽猛獸,無論什麼動物,都畫得栩栩如生,跟真的一般,直欲破紙而出,另人驚嘆不已。然而年輕人從來不對自己的畫題款留字,所以沒有人知道年輕人的名字,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人們隻知道揚州城裡多瞭一位畫技不凡的年輕畫師。

  很快,年輕人的威名就傳遍瞭整座揚州城,很多人慕名前來找他作畫,他亦來者不拒,無論你要什麼動物的畫,他都能傳神般的給你畫出來,讓人拍案叫絕。

  年輕人來到揚州城的第六天中午,熾白的太陽高懸青天,熱不可言。他正在畫攤上畫一幅《白虎嘯天圖》,畫中的白虎血口大張,雙目如電,威風凜凜地立在一塊巨石上仰天長嘯,那嘯聲似乎已經穿破畫紙,殺進瞭所有圍觀的人的耳膜,另人莫名的心底生畏。

  當他把這幅畫完成時,人們紛紛對他豎起大拇指叫絕,他對眾人微微一笑,道:“多謝各位給在下捧場。”

  這時從人群裡走出一個手執紙扇,又瘦又高的中年人,他對年輕人的《白虎嘯天圖》大加贊賞瞭一番,然後嘆息道:“小哥畫技如此瞭得,卻埋沒在這市井之地,真可惜。”說罷搖頭不止。

  有人馬上認出瞭中年人,說道:“這不是楊明韓楊知府的師爺汪為嗎,怎麼在這?”另一個人“哼”地一聲,道:“他楊明韓派人來這還會有好事?定然又是在搜羅人才,好花樣百出地討好皇上。”

  年輕人聽到眾人言語,朝汪為拱手道:“原來是汪師爺,不知找在下何事?”汪為哈哈笑道:“果然是快人快語,我傢老爺想請你過府一敘。”年輕人道:“隻是過府一敘這麼簡單?”汪為道:“就這麼簡單。”年輕人沉吟片刻,道:“好吧,我們這就走吧。”

  大夥都沒想到年輕人答應得這麼爽快,頓時心生鄙夷,唏噓一片,那楊知府可是出瞭名的臭名昭著,對百姓不問不聞不說,苛捐雜稅的花樣更是層出不窮,搞得百姓怨聲載道,但苦於無處告發,隻得忍。

  汪為見眾人唏噓不止,臉上青筋根根突出,氣憤已極,喝道:“叫什麼叫,你們都不想活瞭。”眾人聽他這麼一叫,唏噓之聲更是大作,汪為無奈,今天出來得急沒帶上兵衛,否則定將這些刁民狠狠教訓一頓,當下無暇多想,拉起年輕人揚塵而去。

  年輕人跟著汪為來到揚州府衙的後花園,這後花園面積雖不甚大,卻栽有很多有名的花卉,此時正值春夏之交的季節,各種花卉爭先怒放,放眼望去,姹紫嫣紅,美不勝收。

  兩人沿著碎石鋪成的小徑,穿過假山,繞過一壇壇花圃,來到一個小池前的空地。空地上早已等候著兩人,一坐一站,坐著的人大腹便便,自然是楊明韓,站著的是一個護衛。

  楊明韓坐在太師椅上,手中捧著一杯茶,瞇著眼睛打量年輕人。年輕人一副視若無睹的樣子,見瞭楊明韓也不下跪,隻拱拱手道:“草民見過知府大人。”汪為立在一旁,輕輕咳瞭一聲。

  那護衛怒道:“大膽,見瞭大人還不下跪。”年輕人依舊站著不動,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那護衛又要發作,楊明韓擺擺手,道:“傲世之人必有過人之處,算瞭。”

  年輕人微微一笑,道:“大人寬宏大量,不知叫草民來所謂何事。”楊明韓放下手中的茶杯,道:“聽說先生作得一手絕畫,可否為老夫作上一幅。”

  年輕人一如既往的直接,道:“大人想要草民畫什麼?”

  “龍。”楊明韓眼中精芒閃過,道,“我要你畫一條金龍,傲視蒼生的金龍,畫好瞭自然有你的好處。”

  年輕人道:“大人可否告知為何要畫一條龍,而且還是金龍,你應該知道,金龍乃天威的象征,難道大人就不怕褻瀆瞭天威。”

  “大膽!”那護衛“鏘”的一聲抽出佩刀,指著年輕人道,“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說的嗎。”

  年輕人凜然不懼,雙手負在背後,瞧也不瞧那護衛一眼。楊明韓心中一震,年輕人這種神態,以前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時又想不起來,心裡開始惶惑不安,頓時打定瞭一個主意,隻要他完成瞭任務,就結果瞭他。一念及此,隨即哈哈笑道:“小兄弟不必緊張,再過一個月就是當今聖上的六十大壽,做奴才的怎麼的也得替主子著想,送件特殊的禮物,你說是也不是。”邊說邊示意沖動的護衛收刀。

  年輕人哈哈笑道:“大人真會拿小人開玩笑,您府上奇珍異寶應該不少吧,怎會看得上草民區區一幅畫。”

  楊明韓道:“小兄弟過謙瞭,奇珍異寶皇宮裡多的是,我獻上去也沒人會瞧上一眼,隻有你的畫,那才是真正的寶貝。”說著從太師椅下抽出一卷畫,打開一看,赫然是年輕人剛畫好的《白虎嘯天圖》。

  年輕人心裡一驚,自己作好這幅畫後就將畫放在瞭原處,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楊明韓神不知鬼不覺地弄到瞭手裡,他是在向自己示威麼,我若不乖乖就范,人是否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楊明韓站起身來,斜睨瞭年輕人一眼,然後看著手中的畫道:“好一隻白虎,果然有睥睨眾生的威勢,我相信小兄弟你畫一條龍,必定比這白虎強上百倍不止吧。”

  年輕人呵呵笑道:“大人既然如此說,草民也隻好獻醜瞭。”

  楊明韓雙目一亮,道:“好,隻要你盡心盡力,日後我升官發財也少不瞭你的好處。”說罷拍瞭拍手,立刻有八個侍女端著桌椅,文房四寶及顏料上來,一一放在年輕人面前。

  年輕人看著眼前的事物,道:“毛筆可以拿走,我用我自己的。”說完已從袖中抽出那支古色古香的毛筆。

  楊明韓也不管他用誰的筆作畫,朝侍女點瞭點頭,原先的毛筆就被帶走瞭。年輕人展開畫紙,那紙有六尺見方,紙面潔凈光滑,如處女之肌膚,顯然是洛陽出產。

  年輕人贊瞭一聲好紙,便開始畫起來。楊明韓雖然喜歡好畫,可沒有興趣欣賞一幅好畫是怎樣誕生的,他見年輕人動手畫起來,森冷一笑,就坐回太師椅上繼續喝茶。

  汪為對畫有些研究,也很欣賞年輕人的畫功,於是湊上前去仔細端詳。那護衛木頭似的立在楊明韓身邊,不為所動。

  不知不覺,兩個時辰過去瞭,此時太陽已經偏西,西天一片赤紅。年輕人大筆一揮,道:“畫好瞭。”

  不想那楊明韓早已躺在椅子上睡著瞭,對年輕人的話毫無反映,汪為走過去,輕輕弄醒楊明韓,道:“大人,金龍畫好瞭。”

  楊明韓迷糊醒來,吱吾道:“好,好瞭?”說著晃悠悠站起來去看那幅畫。

  這一看之下,楊明韓睡意全無,拍案而起,連聲叫好。隻見那金龍夭矯騰空於茫茫雲海之上,張牙舞爪,神韻極為逼真,身上每一片鱗甲都似乎湛射著金光,一眼望去更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蕓蕓眾生,為我獨尊。

  楊明韓驚喜連連,視之為尤物,不停的撫摩觀看,愛不釋手,目光遊到那龍目上時,大吃一驚:“這龍,龍的眼睛呢!”

  年輕人在一旁道:“這龍不能點睛,否則就活瞭。”

  楊明韓哈哈笑道:“畫龍點睛,龍即復活,有趣,有趣。”語氣轉而一冷:“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天下間哪有這等事,你是不是想我獻一條瞎龍上去好自尋死路。”

  年輕人早料到楊明韓會這麼說,隨即道:“大人若不信,我便點睛,可我事先要申明,每幅畫我隻會作第一幅,這龍要是跑瞭,我定然作不出第二幅。”

  楊明韓森然道:“這龍要是不活轉過來呢。”

  年輕人道:“那草民就以一死謝罪。”

  楊明韓喜出望外,畫龍怎麼可能復活,你自己下瞭軍令狀,那就再好不過,道:“一言為定。”

  年輕人執起毛筆,往金顏料上湛瞭湛,便朝龍目點去。左睛剛點上,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瞭,金龍全身頓時金光大放,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眾人已然驚駭不已,待右睛點上時,隻聽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紙上的金龍徐徐破紙而出,如畫上一般夭矯騰空而起,長吟一聲便直沖雲霄,瞬間消失在蔚藍的天際。眾人瞠目結舌,仰頭望著金龍消失的方向,難以置信,可事實擺在眼前,卻又由不得不信。

  楊明韓率先回過神,朝那紙上看去,畫中的金龍已經不在瞭,隻剩下空茫的雲海。一時間摸不著頭緒,大腦一片空白,茫然地望著年輕人。年輕人歉然一笑,聳肩道:“草民說過,點睛的話龍就活瞭。”

  楊明韓一把抓住年輕人,眼中盡是貪婪,他道:“我要你給我再畫一幅。”年輕人無奈道:“草民也說過,每幅畫我隻會作第一幅。”

  楊明韓甩手道:“這我不管,你如果不再畫一幅一模一樣的出來,哼哼,休想再看到明天的太陽。”

  年輕人憤然道:“大人這不是強人所難。”

  楊明韓獰笑道:“我就喜歡強人所難,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轉身離去。

  一個月後,北京城。

  今天是乾隆皇帝的六十大壽,舉國歡慶。皇城裡更是熱鬧非凡,喜氣洋洋。

  乾清宮內,乾隆坐在金鸞寶座上,無精打采地看著各地方官獻上的自稱是寶的賀禮,乏味已極。忽聽太監總管尖聲道:“揚州知府楊明韓獻上一幅《金龍傲世圖》。”

  不止乾隆,包括大殿內的所有官員都很奇怪,什麼《金龍傲世圖》,從沒聽說過,所以都精神一振,想看看這究竟是幅什麼畫,居然進得瞭殿堂。

  乾隆亦大感意外,有人送吃送喝送寶貝送詩書名畫都不足為奇,偏偏有人送名不見經傳的東西,好奇心大起,便想看看何謂金龍傲世,道:“呈上來看看。"

  四名小太監捧著一卷畫來到龍梯下,徐徐將那畫展開,乾隆一眼瞧見,再挪不開目光,臉上的乏味被神采奕奕所取代,雙眼炯炯有神,他緩緩站起身,呼道:“果然是絕世之作,驚世之畫。”

  群臣嘩然,被皇上這番稱贊的定然不是俗品,一時間都想看看這幅畫究竟是怎麼個絕世法,可乾隆不表態讓眾人觀之,誰也不敢貿然上前。

  乾隆欣賞半晌,贊嘆不絕,直到將能用來稱贊這幅畫的成語都用得差不多瞭,江郎才盡之時,才想起應該讓群臣欣賞一下,於是命令四個小太監將畫轉回去。

  眾大臣一看,驚駭之色不亞於乾隆,畫中的金龍夭矯騰飛於茫茫雲海之山,張牙舞爪,睥睨眾生,真乃天威之表也,果然稱得上傲世。

  正當群臣陶醉於畫中那煌煌天威時,突然有人驚呼道:“這龍,這龍怎麼沒有眼睛。”

  這一聲如驚雷炸響,引得群臣朝那金龍的眼睛望去,紛紛道:“果然沒有眼睛,果然沒有眼睛。”

  乾隆一驚,立時命令四名小太監把畫轉過來,一看之下氣得胡子直往上翹,龍顏大怒:“楊明韓,你真是膽大包天。”

  楊明韓雖早有準備,但還是被乾隆嚇得心驚膽戰,連滾帶爬到殿中心,磕頭如搗蒜:“皇上明察,這畫還沒作完。”

  乾隆氣往上湧:“沒作完的畫你也膽敢呈上來冒犯天威,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瞭,來人……”

  楊明韓聽到“來人”二字,知道再不道出實情就要遭殃瞭,語如連珠道:“皇上,這龍之所以沒有眼睛,那是為這龍隻要一點上睛就會活轉過來騰飛而去,奴才正是為瞭讓皇上看一回真龍,才沒讓人給它點睛啊。”

  群臣一聽大笑不止,紛紛嘲笑他愚笨。乾隆怒極反笑:“畫龍點睛,龍即復活,我就準許你給龍點睛,龍活過來到也罷瞭,活不過來我就滅你滿門。”

  楊明韓如獲皇恩大赦,擦瞭擦滿頭的大汗,道:“奴才給這龍點睛沒用,得作這幅畫的人來點才行。”

  乾隆“哦”的一聲,道:“那就讓作這畫的人上殿來點睛。”

  年輕人早在殿外恭候,得到通傳,便步入殿內,對乾隆行瞭三跪九拜之禮。

  乾隆瞧著他道:“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人回道:“稟皇上,草民沒有名字。”

  “大膽。”

  “放肆。”

  “怎麼可以這麼跟皇上說話。”

  “一個人怎麼可能沒有名字。”

  “欺君犯上。”

  群臣聽他說自己沒有名字,可笑之極,都叱罵起來。

  乾隆抬手示意安靜,道:“一個人怎麼可能沒有名字。”

  年輕人道:“草民確實沒有名字,草名從小就是孤兒,跟一個老頭學瞭十幾年的畫,也沒有過名字。”

  群臣又開始騷動起來。乾隆擺擺手,道:“看在你能畫出這幅畫的份上,我就不追問你的名字,也不加你欺君之罪,聽楊知府說這龍隻要點睛就能復活,此事可當真。”

  年輕人道:“當真,皇上可讓我一試。”

  乾隆道:“好,你盡管去點睛。”

  年輕人取出自己的毛筆和早已準備好的金顏料,筆在金顏料上湛瞭一下,便朝龍眼點去。群臣之中有的好奇,有的鄙視,有的不屑一顧,隻有楊明韓一人翹首以待,沾沾自喜,暗自慶幸沒有殺掉年輕人,否則今天這一關就難過瞭。

  一個月前,年輕人剛為楊明韓作好瞭第二幅《金龍傲世圖》,楊明韓就迫不及待地去點睛,結果他點來點去那龍就是活不過來,氣得七竅生煙,便把年輕人叫來責問為什麼金龍活不過來。年輕人聽後無奈的說那龍隻有讓他點睛才能活過來,因為那是他畫的龍。

  楊明韓起初不信,就要他在第二幅畫上點睛,結果年輕人給那金龍點上睛,金龍就活瞭,依然騰飛而去。楊明韓隻得留著年輕人的命,命他再作一幅畫,待乾隆大壽時,由他來點睛,先博得乾隆歡心,日後再殺他不遲。

  左眼剛被點上睛,金龍全身立時金芒大放,與前兩次毫無二致。單這金光耀眼的程度,就引的群臣驚呼不絕瞭,乾隆亦是拍案而起,心中頗為激動。年輕人接著給龍的右眼也點上瞭睛,隻聽一聲龍吟由紙上傳出,金龍接著破紙而出,盤旋於眾人頭頂,霞雲漫漫,金光燦燦,睥睨著眾人,低吟不絕。所有人一時嚇得呆瞭,無人說話,密集的大殿上隻有金龍的沉吟。

  乾隆看得心神激蕩,突然產生與金龍同去的念頭。

  那金龍停留瞭片刻,便飛出殿外,直沖天外,瞬間消失不見瞭。乾隆帶領著眾大臣沖出殿外,目送金龍遠飛天外,紛紛稱奇。

  回到殿內時,隻見年輕人跟四名小太監站在大殿中央,畫上的金龍已不在。乾隆走上前去,端詳著那幅無龍圖,忽然驚道:“這是什麼?”

  群臣迅速圍過來,往畫上看去,先前的金龍與茫茫雲海都不見瞭,留下的是一座荒山,荒山上橫豎立著四十六關墳,每關墳的墓碑上都寫著姓名,清晰可見:李天龍,王海琴,李小虎……這些名字每一個在場的官員都認識,他們正是十五年前一夜之間無故被害的戶部侍郎李天龍一傢四十六口,此案一直未查明,沒想到時隔十五年,竟在一幅畫上被提起。

  乾隆正不知如何是好,年輕人忽然跪下,哽咽道:“皇上明查,草民正是李小虎,當年我全傢一夜之間被害,隻有我一個人僥幸逃脫,主謀正是當時在京城做官的楊明韓。”說罷手一指楊明韓。

  楊明韓被他一指,心虛地退瞭一步,道:“胡說八道,你有什麼證據。”

  年輕人道:“我當然有證據,當年一本記錄瞭你貪贓枉法的帳簿落到我爹爹手裡,你就派人殺瞭我全傢,如今,這本帳簿在我的手裡,幸虧你這麼多年沒毀去這本帳簿,還讓我在你府上住瞭十多天,才有機會找到這本帳簿.”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本泛黃的帳簿親手交給瞭乾隆。

  乾隆接過帳簿,逐頁翻看,臉色越來越難看。楊明韓一顆心直往下沉,他這才明白這年輕人倨傲的神情為何如此眼熟,因為他是一身廉潔的李天龍的兒子,虎父無犬子。

  乾隆看完帳簿,憤然將帳簿砸向楊明韓,大怒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楊明韓嚇得面無血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直呼聖上開恩,乾隆哪裡理他,道:“來人,除去他的頂戴花翎,壓入天牢,隔日查辦。”

  第二日,李小虎正在房中休息,總管太監突然來到宣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李小虎乃重臣之後,忠心赤膽,特賜黃金萬兩,李小虎畫技非凡,能將紙中之龍畫活,猶盛天威,可嘆可謂,再賜禦酒一壺,欽此。”

  李小虎謝過皇恩,接過聖旨,總管太監命人將黃金和酒放在桌上就離去瞭。

  李小虎盯著那酒壺,苦笑不已,皇上還是要殺他。猶盛天威,可嘆可謂,真是可笑。他從袖中取出那支毛筆,在酒壺裡攪動瞭一下,把酒全喝瞭下去。

  當侍衛們沖進屋子收屍時,卻沒有見到屍體,隻有那萬兩黃金安靜地躺在桌子上。

  從此以後,再沒有人見過李小虎,皇宮之內也再沒有人敢提及李小虎這個名字。